Desire

Saturday, July 30, 2016

天妒英才 天賜蠢才

最近不斷翻覆問自己
祢賜的翅膀是不是浪費了
竟然有了近一年的翅膀
卻依然墮落
卻不能飛
到底我是誰?
就連一個普通人也不如

迷失於大海
迷失於祢賜的方向
為何我依然還在這裡?
為何我依然存在?
為何我與奴隸沒分別?
為何我的世界沒有出路?
為何失敗的人是我不是她們?

有很多複雜的心情
永遠都沒有解決
有很多心事很想直接單獨與祢說
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感覺這世界
就算有個伴也未必能一字一句表達出來
就算說了他也未必可以說什麼
這幾年內
我沒真正開心過
每一天不斷在擔憂著
在思考著
在墮落著

我不知道祢到底要我怎樣
怎麼祢沒回應
我寧願祢就這樣
把整個世界給毀滅
我寧願大家一拍兩散
我寧願大家一起消失
也不想有太多的折磨
太多的糟蹋
太多的煩惱
太多的痛苦
太多的他人造成的失敗
太多的天妒英才
太多的天賜蠢才

為何只有廢物能夠稱霸這圈子?
為何只有英才註定被淘汰?

如果世界是這樣
我寧願煙燒雲散
永不超生

Tuesday, July 26, 2016

生活於平等與墮落間

很多時候
人總會生活在豪華與平等間
卻很少時候會又墮落又平等
要麽有錢 要麽節省一下

到底前世幹了什麼壞事
這世要受盡侮辱?
昨晚開始
我反反覆覆問自己
是否開展了一跳錯的出路
為何自己那麼厚臉皮幹這一行
明明是浪費時間與金錢
現在還要受盡侮辱
真的是自己害了自己

老實說
我自信心一向以來并不強
再侮辱下去
覺得不幹好了
回去跳自己不想跳的舞
回去一個已經不屬於我的地方

到底我來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
請老實告訴我
我還活著是為了什麼?
為何祢讓我走這條侮辱的路?
祢明明知道我的缺憾太多
音樂再好也敵不過塑膠女郎
無論我再努力再好
她們的音樂再爛再難聽
輸的吃虧的 還 是 我

我并沒有說執著於這個地方
只是說
答應過的名譽呢?
怎麼換來一堆侮辱的話?
也許這個地方敲醒了我
我是沒資格在這個社會做起的

為何我這一生人
就只有如此?
如果當初祢將我賜給其他人
也許我不會墮落到這個地步
再好也做不起
再好也不能上位
就算再爛卻過不了自己

生活來到這一刻
再次問自己
活了30年
是為了什麼?
一秒一分過去
依然活著
卻只是一堆爛泥

為何祢把我送到這個世界來?

Saturday, July 16, 2016

人生到底是什麼意義?

到底我這一生人
做了什麼壞事?
還是走錯了哪一步?
要受到如此的糟蹋?
難道我不喜歡擦別人的鞋子
就要慢慢被淘汰嗎?
難道我不會說甜言蜜語
就必須來到如此地步嗎?

到底祢所說的今年
去了哪裡?
還是這是祢的安排?
我不知道為何現在這一刻
祢要我受怎樣墮落
祢才會還我一個人生的意義

祢選擇我不比一般人富豪
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吃一餐不用考慮下一餐有沒有錢吃
也不必讓我此一刻墮落到如此
竟然一生人的富豪由祢決定
為何如此的人祢繼續讓他們富豪?
世界的公與平不是由祢安排嗎?
為何偏偏依然又是我被虧待的那一位?

到底我的一生人意義在哪方?
為何祢讓我還活著?
受盡這個社會的不公平
祢保留我的生命
祢給我的翅膀
是為了什麼而張開?

此刻的感受
難以形容
祢把我在某些人的眼裡奉的那麼高
他們卻覺得怎麼會浪費在我這個與爛泥也沒有分別的人身上
為何失敗的不是他們而是我?
為何痛苦的不是他們而是我?
為何相助了依然還是個羔羊?

我活著就是要被糟蹋?
為何我還活著?

Wednesday, March 23, 2016

其實

當要面對人生最大的抉擇時
很多一般的人都會猶豫
或者是非常肯定的
說願意
其實自己應該是很清楚那個答案是願意
應該說
那個答案一定要說願意
經過太多的勸告與故事
其實祢懂我是還不願意的

也許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的年齡
無法面對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有很多東西
應該說有很多人生簿裡的男生
我還沒遇見
生活裡的另一個短暫的快樂沒有實現
就必須面對祢改寫後的現實

雖然祢曾經再次問彼此是否要這樣
他堅持
難道我可以說不想?
我不知道拒絕是什麼
因為每次的答應
都是讓彼此有個好結果
自己默默吞下心裡的猶豫
我已經不懂得什麼是快樂
也不懂的怎麼去享受
怎麼去愛
也不懂的何時失去了這份愛
到底愛在別人身上
還是愛根本是不存在在我身上的東西?

我已經不懂什麼是最好什麼是最壞
只知道當我離開的那一天
我會後悔此刻所做的決定
非常後悔
如果祢能改寫一切
為何不加多多一點愛的感覺在我心裡?
七情六慾
也許我沒有的
只有這個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
阻止我再次去好好的愛

也許祢也寧願
當初沒有阻止我身邊會出現的男人
會和他在一起的男人

這一生
就只能這樣而已
如果祢也不能拯救我
我自己也肯定救不了我自己

我已經不懂
祢做的哪一個決定
是好的
是壞的
但是我依然相信著
祢給我的
肯定是最好的

就只有那麼的兩個月而已
應該是沒有回頭路了

我的王帝
祢到底要我這個迷路的羊
怎樣?

Monday, March 14, 2016

沈默

其實我不懂什麼時候開始
變得很沈默
以為自己有很多東西都會跟朋友分享
直到剛才才發現
真正的問題與煩惱
一直往裡面吞
到底是吞太多麻木了
還是不知道要和誰分享
還是根本沒有朋友可以分享

如果可以跟祢溝通該多好
至少能給我最理智的答案是祢
因為就算我分享再多
沒有人能夠明白我的處境
也沒有人能夠給我一個理智的解決
全部都是表面的方法

不過也許能夠發洩一會兒
可以治療許多
雖然問題並沒有解決
至少自己清楚
原來這是我最難解決的問題

我並不介意他貧窮
也不介意他沒時間
不介意他工作時間比我長
我根本沒有介意他任何一樣東西
只介意他怪我沒把很多時間交給他
導致翻覆的問我
到底愛去了哪裡?

每一次被問時
我都會問我自己
到底我是誰?
我應該要怎麼做?
我應該做什麼選擇?
我應該怎麼去平衡許多方面?
我應該去哪裡?
每一次我都會迷失方向
迷失了自己

當你與我的時間倒反了
我不曾要求什麼
就算我再孤獨
再沒朋友
再沒錢出去
我只有待在家
讓時間慢慢過
累了
睡覺了
你回來了

還在這裡
而我
並沒有責怪過埋怨過

孤獨對你來說
那麼難受嗎?
當我孤獨時
你有沒有想過?
有沒有發現我並不會像你一樣
不斷埋怨著

我知道吵架
講道理
我一定輸給你們
我沈默
是因為想你了解
想你發現
想你明白
你孤單
不是一切
我也有我孤單的時候

如果一對情侶
要時時刻刻出去逛街看電影
才算是情侶
才算是談戀愛
為何要選擇我?
從一開始你也應該領悟到這一點
為何現在不能包容?
如果大家沒錢了
還能出去嗎?

本來約好的電影
你突然有工作
我也沒吵鬧
還對我冷淡
這是什麼道理
我卻沈默讓你去感受
到最後錯的也好像是我

到底要怎么做才不會被責怪
被重複問同一個問題
不會再迷失自己?
到底你讓我活著是要這樣被對待嗎?
所以我一直求祢下輩子開始別讓我再做人

人生
真的太難走了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也不懂了
只能一天過一天而已

祢到底聽見了嗎?
祢到底在不在
我也慢慢不懂了
我到底是什麼
我也慢慢開始不想懂了
就算懂了
我能夠做些什麼?
因為做什麼
都是錯的

Wednesday, March 9, 2016

北極星的眼淚

像斷了線 消失人海裡面
我的眼終於失去 你的臉

再等一會 奢望流星會出現
願 如果真的實現 愛能不能永遠
明天 或許來不及變
但曾經走過的昨天 越來越遠

北極星的眼淚 說不出的想念
原來我們活在 兩個世界
北極星的眼淚 你哭紅的雙眼
被淋濕的諾言 淹沒在心裡面
我抬頭看著 愛不見

很奇妙的
這首歌不斷重複在腦海裡
也無意中唱出裡面的心聲

很希望一切是個遲來的真實
之前都是一場惡作戲
但是無論我需求再多
祢就是不會改變祢的決定

祢之前都會滿足我的需求
讓沒緣的我們變成有
讓我的錯失變成新的一個機會
怎麼這次卻錯失太多

那個真實真的那麼殘酷
令祢不能不阻止?
我的遺憾比那個真實更殘酷?

只剩下的兩個星期
也許祢不會重複祢的奇蹟
而我也只能順著祢的意思
去放棄

一開始總是很美好
很奇妙的
到了某種地步
不能不收回
難道就這麼短暫的快樂也不允許?
接下來的
應該也不需要再渴望什麼
因為一切只能一個人獨自走下去

臨死的前一刻
回想起一切
只能說
自己留下太多回憶
太多遺憾
因為路只能這樣走
這樣一直走到最後那一秒

是我真的太認真?
還是我不能接受祢所給的事實?
我已經不懂得要去哪裡訴苦
要怎麼面對?
好像突然又迷失了
未來對我而言
真的是一個謎

有時候
情寧願是個謎
還是知道一切比較好?
我已經分不清楚
只知道有祢
是我人生最大的幸運
祢給了我很多
也拿走了很多
所以我真的迷失了
還是迷失真的會比較好?

如果早知道會有這些遺憾
我寧願不曾出現在這個場合
至少我不會知道
不會相遇
不會渴望
也不會失望

來到結尾了
就只能這樣而已

連整個宇宙
都流眼淚


Monday, March 7, 2016

突然對一切很冷

回想當初一開始很熱心
自從回來後就覺得很冷淡
不再渴望下一次的相遇

到如今我不懂是謊言還是真實
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
至少這一刻我不需要如此孤單
獨自一人出來
獨自喝冷巧克力
獨自一人談話
獨自一人抽根菸

也許休息是為了走更難的路
可是這種休息也太寂寞
為何祢沒有遵守祢的諾言?

此刻感覺就算出來了
更加孤單
只能放縱自己抽許多菸
讓自己舒解
其實還是對許多原本會發生的東西
感覺很悲哀

我不知道祢寧願我傷心
還是寧願我實現這些渴望
讓我有少許的快樂
不過此刻我已經知道那個答案

祢派來的某些人
可以同時讓我有個聊伴
也同時
讓我更心碎

當很多問我
懂得這些未來後
還會快樂嗎
其實我只能說
很快樂
並沒有不好
因為有太多東西可以避免
也有很多快感沒有了

其實我不懂的怎麼回答
因為我只能那麼回答
我並沒有埋怨
只覺得太可惜
為什麼祢不能遵守諾言
因為沒有時間了

難得有好的
星座一樣的
蠻配的
總比夜店裡好很多
為什麼還不行?
不能就那麼的一次嗎?

之前的就算了
我聽祢的
祢要我換去現在的
也是要我遠離以前的對嗎?
為什麼一點進展也沒有?
只有不斷的失望
就差那一剎那而已
可是一切都沒了

祢要我除了做工
還要我做什麼?
婚前就不能滿足我的需求?
祢很清楚知道
我會結婚的
為什麼還是不行?

Saturday, March 5, 2016

現實

回到了現實的世界
覺得這世界有太多空虛的空間
感覺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嘗試
就這樣結束了
有點不甘心

竟然選了這條路
該知道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可能可以做到
有好也有不好
不好的是留下了太多遺憾

也許該恢復沒自信的自己
至少自己可以一直告訴自己
根本沒那個本事
應該會比較好過

什麼鬼佬
什麼遠望
什麼暗戀
什麼遊戲
什麼一夜情
根本是自己太沈迷了
沈迷於自己太認真
又被考驗被耍了
根本一回事都沒有

不會在同一個人身上發生了
就這樣遺憾了很久
卻只能自己啃下去
太認真了

為什麼?

為什麼?

竟然一切像我想的那樣
以後就保持這樣吧
別再讓我知道

這一切
已結束了
根本沒希望了

為何要破壞我的心?
為什麼?

Friday, March 4, 2016

不期望

只要抱著不期望
就不會失望
就不會傷心
就不會流淚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