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Saturday, March 11, 2017

11.3.2017

有太多傷心的句話不懂怎麼開始
只能說
失去的不能重來
至少現在是不能
我已經不想再說未來
我與未來好遙遠
測試的結果
就是我不值得那一句'別走'
就連短訊也寫不出給我
結果
失去的是我
痛的依然回到我這裡

為什麼到此時此刻
還是可以對我那麼公平
就因為我曾經不能給愛
所以就那麼不值得
再次被判死刑?
為什麼不徹徹底底的把我弄死算了?
為什麼要我繼續受這種不公平的懲罰

回到來當初的情況
只是現在走的是我
可是傷心的破碎的依然是我
以為回到來這裡
可以有彎轉
結果原來是要讓我徹徹底底的破碎
徹徹底底的跌倒
沒有人再付我起來
徹徹底底的讓我死心
連一份感情都不能讓大家留下

為什麼要把一切搞到這樣
祢開心嗎?
有多開心?
好好的一個普遍生活
要這麼糟蹋嗎?
怎麼連祢也要糟蹋我呢?
還要繼續玩嗎?
到底想要我怎樣?
不夠痛嗎?
還想繼續?
還要特地上身來安慰我?
祢懂
這個心 有多碎嗎?

不是因為我來到極限才放棄
我只是為他好
所以別再測試我的極限可以到哪裡
半年裡還看不出
我的極限是無限嗎?
別再那麼幼稚
再繼續玩遊戲
要就那麼的徹徹底底現在把我一切的感覺拿走
別讓我留下一份感覺
別讓我再哭下去
祢要記得
當初他離開了我是怎麼糟蹋自己
今天以後
我 也 會
直到我死為止
因為這是祢將我變成這樣的
反正人總會死
為何不現在?

一切
終於
結束

謝謝祢
的遊戲
的安排
的痛苦
的折磨
的用心
的關心

Sunday, February 26, 2017

26.2.2017

太多事情
又一次過發生
雖然已不像如往那麼複雜
至少別人領悟到
自己的自私
自己負責
不再干擾什麼都做不了的我
卻來了別的事情

在車裡翻覆在想
也許離開
真的可以給你更好的未來
實現你一直以來
未曾認識我之前的夢想
可能我離開時
不會那麼沮喪

大家的自私
最終來到了這種無法收拾的地步
再怎麼怨
怎麼傷心
依然什麼都做不了

也許你也很想我離開
多多少少也在期待自己會變到有多炫
為什麼一定要離開
才可以出位?
萬能的祢
就只有這個方式?

別人的犧牲
我即將要辜負
就算辜負了又怎樣?
當初就不應該亂來
再偉大
又怎樣?
彼此害到彼此必須要選這條路
沒有人可以怨

每次獨自在家時
都會發呆看屋裡的一切
因為再不珍惜
以後離開了
不再記得這裡
不再回來這裡
一切又要從零開始

我無時無刻都在記載在一起的回憶
你卻不明白為何要如此做
為何不顧她的感受
想問
誰來顧我的?
即將被逼要離開的是我
簽紙的也是我
剩下的數個星期
就不能安詳的度過嗎?
就不能像普通的夫妻渡過嗎?
為何離開前
也要為第三者著想?
我是當事人
卻什麼都要求不了
我想做的東西
還沒離開前已遺憾了
也許在祢的眼中是多餘
至少這一刻對我來說
是最後的甜蜜

今天跳舞時
看見一位小孩在媽媽的懷裡跳舞
第一次覺得小孩很可愛
想為他生個小孩
之後想到自己的遭遇
結果只能想想而已
不該得到小孩的都得到
該得到的卻不能得到
如果我的生活對祢來說真的那麼重要
一開始就不應該讓我路過
要我感受些什麼?
當初我對祢的苦嗎?
我當初的苦
祢又怎麼看?

因果輪迴
是否每一世都如這世那麼沮喪?
還是那一句
冤冤相報何時了?
為何不能這裡倒下這裡站回起來?
卻要旋轉整個宇宙再回來起點
我已經 31 歲
到底要再浪費多少時間
祢才甘心?
為何就不能從此啟程?

24.2.2017 & 25.2.2017

好多時候
大家會互相遷就
因為大家都知道剩下的時間不多
在無時無刻
其中一人都會被控制
總有一人會禍從口出
總有一人想太多

想起當初的此景
就因為表情不好
被訓
獨自一人逃離回房
在無言的狀況之下我變了
之後背叛等等連續發生
今天在同一個狀況內
差一點逃離
但是卻堅持留下
獨自在角落沮喪

為什麼一定要搞到如此
為什麼要一直考驗
一直挑戰
快樂
是要爭取
不是尋找

一天比一天
我變得越來越無言
詞句已無法表達心裡面的失望與遺憾
一天比一天
在倒數自己真的即將要離開的日子
每次一想起
就會忍不住
是愛
還是不捨得
還是不敢去面對
一切已回不了從前的事實?
也許那一刻到來
我不再執著
不再堅持

為何一定要離開?
為何不能修補感情?
為何不能放下屠刀
放下回憶
從頭開始
也許大家其實並不是那麼愛大家
如果真的很愛
應該會繼續堅持
難道愛
就是要放開?
隨它尋找快樂?
根本就不是個合理的道理

我真的失望得很累
很累
很累...

Friday, February 24, 2017

23.2.2017

時間越近就越不想離開
每當一想起都想哭
都會立刻阻止對方繼續提起
再忍住眼淚

兩年以來的誤會
今天不懂怎麼自動澄清了
到底誰在說謊
誰在顧面子
誰在安慰大家而欺騙自己
已經不重要
很感激那份成熟的想法
總覺得事情過了這麼久
突然一一自動攤牌
以後不需要再活在誤會裡

為何就不能一起努力到巔峰?
為何再次將我交託於已經在高峰的人?
為何一開始就不這麼做?
每次都是半途而廢
每次都要我繞了痛苦又痛苦
還是把我交給別人
這種方式
不累嗎?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22.2.2017

由這一刻開始
我要記載自己每一天的變化
那種感覺
好像生命快要結束般
別人視為新生活的開始
此時此刻對我而言
是個終站
痛苦的終站
婚姻的終站
掙扎的終站
簡單生活的終站

我痛苦的終站
卻又是別人痛苦的開始
冤冤相報何時了?
風水輪流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結束?
我的生活一直被同一個人威脅著
難道失去男人和嬰兒已足夠?
失去了那麼多還不懂得學乖
還繼續威脅著
往往一直被爬上頭
我還是低音細聲

為何要將我交給另一個人不可?
為何不能修改如今的情況?
祢自己佈置了那麼久那麼多
祢自己不會累嗎?
那麼多多餘的時間
那麼多多餘的力量
為何不好好用在別處?
現在的確很辛苦
但是路是我選
我都不埋怨
祢怎麼來替我埋怨?
埋怨的只是怎麼一直在威脅著大家的生活
就不能安詳的離開
就是要不斷的攻擊
就不能給我們倆好好過嗎?

來到這地步
為何將我這半年的掙扎與努力
堅強與堅持白費了
就為了 開 心 這兩個字
開不開心真的由別人來控制
一天她不消失
一天我們的生活都會被威脅著

如果將我交託於別人
不如拿走我所有的七情六慾
不再愛
不再怒
不再恨
不再貪
不再喜
不再悲
不再色
一切苦與恨
都不再影響我的生活
我的快樂

轉了又轉
到底是為了什麼?
快樂 為何那麼重要?
簡簡單單過生活
不夠好嗎?
為何要搞到此地步才算是快樂?
我真的被擺佈得很累
可不可以
就放過我們?
我寧願自己吞
自己承受
都不想看見他傷心

為何非走不可?
我會很傷心於過去
但是並不介意
只要未來都能一起努力就夠了
為什麼就不能這樣?
是不是真的要家破人亡才可以?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人生如遊戲

人生如夢
但是比較像遊戲
起碼夢裡是不會感受到痛苦
也不會感受到快樂、愛與恨
祢的遊戲
我們的感情
祢的遊戲
我只能每次微笑的迎接著
這關過了
再接下一關

來到了這一關
真的
無言
離開是理所當然
曾經她拿到死神牌
如今我卻拿到比死神更爛的牌
每次大家拿到死神牌
祢都會讓彼此有個出路
不會太死

我離開
成全大局
人家覺得
理所當然
為什麼還要阻礙著
她來到這個地步
放棄情況
人家說她狠心
不放棄情況
人家也說為什麼間接性威脅著

時間越久
她給的微細的需求
我的心越黑
我每天都在控制自己的情緒
不想變壞
我不忍心
同時也很恨
我已經不知道下一秒該怎麼控制自己
我知道總有一天
我會變到連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
感覺她是天使
我是惡魔
天使都有好結果
惡魔只能等世界來收服

本來就不應該存在著
我知道偏偏就會更堅強的存在
直到一天我的心完全變黑了
一切才會狠狠的過去

大家都要為大家而想
剩下四個月的時間
說久不久
快不快
到了那一天
當一切保持沒變
我會放棄控制我的心
成全大局是我最不應該做的事
我不可以說她逼人太甚
間接性多多少少一定有
無論她是有心無心
情況就是如此
就像別人都說我在爭霸著
死纏爛打
誰,為我而想?
毀了自己的面子
還要被她唸
我是為了什麼而毀?

到那天的到來
心完全變黑了
就管你們多麼辛苦或幸福
因為這是你們的選擇
也是你們逼出來的選擇
再多難過
應該也不比此時此刻被威脅難過
總有一天她會了解
自己的一個決定
毀了每一個世界
包括自己的

祢要對每一個人都有個公平的情況
大佬
是否玩大了?
一個遊戲
要試清楚大家的心嗎?
原來從第一天開始
就沒有打算對我公平過
那麼現在知道我的心是可以很黑的
祢開心了嗎?
就像祢的心一樣
比黑還要黑
我們真配
天使臉
惡魔心
就是我

要我放鬆等待
是要我看清楚
領悟一切
以後走也會走的冷靜
對嗎?
還是要我繼續等到那一天
我的心就可以完完全全變黑
狠狠的走

什麼是理所當然?
她說被玩得很慘
有想過
現在她的一個決定
玩慘自己
玩慘大家
之後一天又一天
都會有許多要求
問了
又傷心了
我不成全
大家看我冷血
他也會覺得我冷血
讓大家討厭我
成全了
自己會難過也算了
也許下次又不斷要求著
一次比一次
試著我
我只能每次扮啞巴
因為他都會大我
說決定在他手裡

祢懂什麼是無奈嗎?
可不可以簡簡單單就好
為何只有我的生活要過的比乞丐還要爛?
為何一定要我做壞人不可?
為何就不能放過我們?
每一天
都要抱著同個心態
不懂什麼時候又提出要求
什麼時候又鬧情緒
什麼時候又為了她吵架
什麼時候真的離開
什麼時候被毀面子
什麼時候又被拋棄

當然別人能看見的
只有她的痛苦
我最幸福
幸福或痛苦是自己的選擇
要走自己所選擇的路
就自己該對自己負責任
而不是向別人不斷要求
渴望別人成全
而我從那刻開始已為了她
不再要求什麼
只有不斷成全
而祢
是否看得見?
一切
都把我逼到四角
還要我繼續成全著
偉大著

Monday, January 23, 2017

每一天

每一天
要被問同一道問題
聽同一個故事
每天翻覆重複著
每聽一次
我累一次
我恨一次
恨的不是別人
恨的是為什麼不重複不可

到底要些什麼
現在重要嗎?
已經不需要再選了
大家都累了
為什麼還要選?
就不能好好一起向前看嗎?

每一次
要求著
我的心越來越黑
因為不想存在
就是不想這顆心變黑
總覺得
讓大家一步
大家得寸進尺
是不是我真的很大方

大家失去了
也是我的錯
大家走錯了路
也是我的錯
我不知道要成為罪人多少次
大家才安心

當初別人選錯了
也依然一起錯
知道回不了頭了
大家開始怪罪於大家
結果我變成千古罪人
一切的錯誤
要我自己獨自承擔
天理與地理一樣不公平
兩人的快樂與痛苦
我要替別人背
當我痛苦時
卻看不見當初我是怎麼痛苦

謊言
快樂
悲哀
痛苦
不停的轉流著

我不要求光輝的歲月
只要求兩人在一起可以和平
我寧願用我的生命
換取一個時間倒流
倒流到我出世前
逃走輪迴
永不存在

寧願失去這些記憶
都不想再獨自流淚著
寧願一切都忘記
重新來過

可不可以不要再重複
我真的累了
開始恨了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6.6.17

在這個遊戲裡
我已不懂自己是誰
不懂自己的極限
不懂什麼是愛
不懂什麼是恨
不懂什麼是未來
不懂什麼是開心
不懂什麼是對
不懂什麼是錯
不懂祢是誰

由一年的極限
變到半年
其實這個遊戲
我知道大家都會輸
都會抖不過祢
我們在拖
只是在買時間
買奇蹟
我不期待祢再改寫一切
因為大家不折磨
祢不甘願

明明知道會輸的遊戲
大家也願意去賭
也許大家都想用時間證明一切
才會甘心輸的心服口服

因為我的存在
大家不斷的在浪費時間
不斷被考驗
不斷受盡折磨
如果我不是祢的最愛
大家是否會比較容易過?

什麼是更好的生活?
就因為祢的一句更好的生活
而要大家不斷犧牲
為何不修改如今
反而將我像球般踢來踢去?
看見我的堅持與被折磨後的悲哀
祢是否開心
祢是否甘心
祢是否快樂
我寧願過去與祢沒關係
至少如今被祢如此折磨
我都不會作聲
不會無言
是不是因為過往的關係
祢不得不這麼做
不得不把我折磨
不得不把我懲罰了再懲罰
要我犧牲了再獎勵我
是不是如今的慘劇祢已無法收拾
無法修改
我必須離開
必須認輸才是最好的選擇?

下一世
別再讓我做生物
我寧願煙消雲散
永不超生
從這世後

不再轉生
不再存在

玩夠
受夠
被折磨夠了

玩不起祢的遊戲

放棄

退出

累了

Friday, December 16, 2016

16.12.2016

因為自己小小的錯誤
就算醒來了
已回不了頭

今日起
要更加堅持
更加堅強
別敗給忽略
因為是自己自找
要承擔
別敗給閒語

把自己逼到最盡
直到自己斷氣
因為活在自己的人生
做什麼都怕是錯
因為小事都是錯
沒事都是錯
自己覺得錯有時是對
可是又好像是錯
我不是人
我只是比較看得開
只是生命裡要顧慮的不只有自己
所以還是很累
不如算吧
這個人生遊戲
我不玩了

直到自己跨了
我會很感謝祢
讓我倒下來了
因為其實自己根本是支撐不了的
還是要硬硬去

謝謝祢
那麼注重我的沈迷
謝謝祢
讓我醒悟
謝謝祢
那麼的在意我的對與錯
我的一切
世上沒有別人別的神比祢還要關注我
謝謝祢
這幾個月讓我起來又跌倒
謝謝祢
沒有放棄過我的人生
就算是那麼莫名其妙
那麼殘酷
那麼無謂
還是謝謝祢
讓我了解人類是有極限

希望下輩子
不會再重複今生的錯誤
也別讓我再重複
別再改造我
要改造
就改造我的心
將它一無感覺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Day 21

危貞雯
這兩個月多裡
妳受委屈了
:')

也不了解為什麼自己能承受一直被糟蹋的過程
也許天生註定永遠被糟蹋
連祢也忍心一直看我如此
連狗都不如的日子
:')

可能接下來的日子也要繼續被糟蹋
祢怎麼可能那麼忍心?
難道我真的那麼一文不值?
連一個如此的女生都比不上?
:')

我也很想可以忘記那些用詞
但是有很多話
說了收不回來
不是一句對不起就可以原諒
到底你有沒有發覺到
那些字眼有多傷人
也許唯有啃下去
因為你不可能會記得
你是怎麼糟蹋我
踩我
罵我
這一點
我要你以後還給我
:')

雖然事情算告一段落
但是未來是個很漫長的路
我希望祢可以還我一個公道
:')